公元620年,李世民发动虎牢关之战,用三千骑兵打败窦建德的十万大军。很多人认为这是虚构的,我认为三千久经战阵,兵甲精良的正规军铁骑,击溃数万敌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军制混乱、纪律不严又从未打过什么正规大战,也没经历过恶仗的农民军,这事还真的是非常可能,并不会是什么神话。对比一下,李世民关陇军功集团子弟,祖上在东西魏时就是打老了大战的,唐军前身,就是隋之正规官军。而窦建德草民出身,军队主要成分十之八九相当于民兵,或有血勇,大战经验又有多少?

在没有有效通信手段的冷兵器时代,兵不是越多越好。韩信将兵,越多越好,其实言过其实了。十万士兵,首先就有很大的水分。这么多人,一天该要消耗多少粮草。所以不可能全部是战兵,可能一半以上是民夫。虎牢关这个地方,非常有利于防守,非常不利于进攻。在虎牢关这个地方,其实是没有办法全部展开这十万兵的。因此,拥有精兵强将的李世民本身就有很大的把握立于不败之地。此战的妙处,当在于李世民在处于不败之地的情况下,一反常态地跳出常规思维(稳守),没有打成一个稳健或消极的防守战,而是创造性地制造了胜利的契机。至于三千五大破十万,只不过是结果而已。

虽然虎牢关战绩有夸张的成分,但还是不能否认李世民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我相信彼时唐军的兵力依然处于劣势,只是双方兵力对比没有那么大差距而已,毕竟主力还要围困洛阳防止王世充突围夹击。虎牢关之战,李世民虽然斩首三千,但是俘获了五万俘虏,只不过李世民把他们全给释放了。武德四年河北一战而定,与李世民武牢关之战的军威及战后释放俘虏的善意有很大关系。可惜,李渊这个猪队友把这一切都搞砸了,武德四年李渊亲自主持下的河北善后搞了个一塌糊涂,最后激起了刘黑闼再次叛乱。

其实,窦建德的失败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虎牢,而在于庙堂。王世充要窦出兵,厚贿窦的群臣,因此,在出身前和出兵中,有许多正确意见都未能实施,因为窦的部下收了贿赂后又各打各的小九九,这样一支各怀鬼胎的部队其实是未战先怯,未战己输其半了。更何况对手李世民对战场的把控度更是无人出其右者。虎牢关一役,玄甲军的冲阵,像极了二战时的切入、卷击战术(古德里安和隆美尔包括巴顿和朱可夫都是这一战术的高手),但整整早了一千多年。

当时的指挥手段以金、鼓为主,阵后出现敌方的大旗,就是百战胜兵也免不了崩溃,高梁河之战就是最好例子。亚历山大的高拉米加相对于战场控制就要简单不少,亚历山大的精锐步兵,以出色的纪律性完成敌前一体转向(旋转),这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伙伴骑兵虽然厉害,但这与战场态势控制无关。总之,击溃夏军的一定不止三千五百人。但玄甲军在其中的作用也许另外万余或数万人所不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