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峰饰演的《面具》中的李春秋

1. 人物介绍

电视剧巜面具》描述的是1949年除夕前一个月在哈尔滨发生的故事。主人公李春秋是一位有着精湛专业水平被誉为”能让死人说话”的市公安局法医。他有一位美丽温柔的太太姚兰和一个7岁可爱的儿子李唐。表面上看似令人羡慕的平静家庭即将经历怎样的生活动荡,李春秋法医的面具下是否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整部剧以这个悬念拉开了帷幕。

在这文质彬彬的表面下隐蔽着李春秋的另一身份 —- 高极军统特工。在智力上,他应该是智力超群、心思缜密、反应迅速、应变力极强的聪明人;做为潜伏者,他应该是隐忍内敛、善于隐蔽的”独行者”;在行动上,他应该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身手敏捷的人;在意志上,他应该是骨子里刚毅、霸气的人。

2. 祖峰对人物精神气质的深刻理解

我个人认为祖峰诠释人物的特点是:

1)对人物理解的深刻性和准确性;

2)表演真实自然,非常生活化;

3)生活化的表演中又蕴藏着十足的张力

看过祖峰的一个釆访视频,他说:”演员去演戏,首先要抓住的是你演的那个角色的精神追求是什么,找到那个人的灵魂,像一个脊梁一样撑着,然后再去填他的骨架和肉,这个人物才会丰满和鲜活起来。”

祖峰可以在温文尔雅和刚毅硬朗两个完全对立面之间自由转化和自然切入,并且毫无违和感,他是如何做到的?

候勇与祖峰虽之前从未合作过,一个开朗热情,一个内向安静,但第一次见面侯勇便直抒对祖峰的喜爱,称其“特别内秀”。深入接触后,侯勇表示,“祖峰拍戏时和私下里不太像一个人,但又是一脉相承的。他私底下有荧幕上隐隐约约的爆发力,宽容度很高。”

3. 聊聊几场戏

在一个访谈中,祖峰说”曾经有记者问‘你最满意的那场戏?’ 我觉得塑造一个完整的人物,不能说到你最满意的是哪一场。他塑造的应该是个完整的人,是从那个人内心散发出来的一种精神气质。如果你能塑造出来这个,才会是让自己满意、也让大家满意的。”

正是因为他遵循这种小中见大、大中有小、骨架与血肉、每场戏与完整人物塑造的有机融合这一创作原则,他的艺术创作风格在众多国内演员中别具一格。他的表演很有筋道,值得反复慢慢咀嚼,细细品味,而且包你每次都有新发现、新感受。

最可爱的一场戏:

在美好的回忆中,伴着悠扬的音乐,青涩的春秋和姚兰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她含笑逗趣地把糖葫芦伸向春秋,当他刚要碰到糖葫芦时,她又调皮地把糖葫芦从他嘴边移开,老也吃不到糖葫芦的春秋淘气地一跺脚、嗔怪地埋怨了一声”哎呀!”,脸上露出清纯无比的笑脸。

让人无比心疼他的一场戏:

春秋发现妻子出轨的当晚,家里只有7岁的儿子作伴。年幼无知的孩子完全没发现爸爸今晚与以往有什么不同,还像往常一样问爸爸问题。春秋情绪异常的低落,垂着头,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儿子的问话,一边脑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与妻子新婚时美好的时光。

最爽的一场戏:

妻子与同事方医生出轨,让李春秋愤怒不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方医生与他相约在咖啡馆。他走到桌前,缓缓脱下大衣摘下围巾,给自己斟上一杯茶,加上点糖,没说一句话。李春秋一脸鄙视方医生的神态一览无余,这让方医生有点尴尬。此时的方医生有点得意忘形,梦想着利用手头掌握的一些资料做为要挟李春秋的把柄,达到拿到二个金条以支付自己抽大烟花费的目的。看到对面这个油头粉面、厚颜无耻、把自己的妻子抢走的家伙,李春秋怒火中烧,但作为受过特工训练的人,他清楚自己的所处的险境,他不能鲁莽行事,他想试图一步步的诱出对方亮出底牌。他首先利用自己超乎常人的观察力和专业知识,一语道破方黎是个抽了至少三年大烟的瘾君子。原以为自己占上风的方黎一下子乱了阵脚,不得不承认“法眼如矩,了不起。” 李春秋乘胜追击,继续揭露和讽刺他是个专吃软饭的白相公。方黎恼羞成怒,扬言要去公安局揭发他。不知方黎掌握了什么证据,面对这个人渣,李春秋的每一根血管都变得滚烫,脑子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自己:杀了他!杀了他!

最萌的一个小插曲:

李春秋和丁战国坐在车里监视一对特务夫妇,李春秋装傻充地问为什么不马上抓女特务,丁战国说要等她的丈夫出现。李春秋装着很无聊的样子,瞧这小嘴巴拉巴拉的,这人忒可爱。

最喜欢的一段谈情说爱的戏:

在西餐厅,李春秋向赵冬梅倾述5年前他是如何在果戈里大戏院第一次见到她的,”我当初为什么要学医,我应该学艺术,学芭蕾舞艺术。我只要一有空就去果戈里大剧院,看你们的演出。只要是你演的我都看,尤其是胡桃夹子,我觉得,你就是那个小公主。”

他停顿了片刻,叹了口气,继续说“那时候我已经结婚了,我拼命说服自己不要再去大剧院了,不要再傻乎乎地买票了。我一次次告诫自己,一次次发誓,可是,做不到。每次剧院贴出海报,海报上只要有你的名字,我就忍不住要去买票。我知道,我失控了。”

最性感的一场戏:

李春秋搂着赵冬梅,用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用低的近乎气声的声音“怎么了,怎么哭了”。

最man的一场戏:

一天,李春秋感到被跟踪,他引诱跟踪者到一个僻静的巷子里。小伙子手提一把长刀,踉踉跄跄地的一阵小跑冲进巷子里,被李春秋一脚绊倒在地。原来是赵冬梅的追随者陆杰。小伙伴真心喜欢赵冬梅,李春秋和赵冬梅被上级命令的“结婚”伤透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的心。误以为冬梅身上的伤是李春秋打的,小伙子义愤填膺,发狠要杀了李春秋。

李春秋不费吹灰之力一脚把他撂在地下,发现是陆杰,李站起身,把刀随手一扔(这扔刀一甩手的动作老帅啦)。不知高低的小伙子爬起来还想继续搏斗,李春秋一把把他摁在墙上,用前臂紧紧顶着对方的脖子,”你是不是疯了?” 小伙子反抗”我是疯了,我要弄死你。” 李的前臂更狠狠地压了一下”你喜欢的女人不喜欢你,你就要杀人?”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企图顽抗,李春秋一把把他摞倒在地上,以不屑的眼神看着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痴情汉”我要是女人,我也看不上你。” 哈哈,小伙子,如果我是冬梅,我也会迷上李大夫而看不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