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也是澳门回归之年。这一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世纪大阅兵”。

上两年诞生了许多互联网公司。由中华网率先在纳斯达克上市,这是纳斯达克第一支上市的中国网络概念股,互联网从此开始了疯狂的井喷式发展。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内地歌坛出现了怀旧和复古潮,呈现多元化的音乐。

个性歌手打破束缚,随性吟唱

这一年的春晚火了两首歌。

一首是《三路十八弯》,歌手李琼凭着这首歌“惊艳”全国。其实,《山路十八弯》是一首老歌,原名为《土家的路与歌》,时隔10年,终于“出人头地”。

另一首是《常回家看看》,由陈红、蔡国庆、张迈、江涛演唱,几乎是触动了所有中国人久违的亲情那根弦。

这一年,毛宁发行了专辑《了无牵挂》。这张专辑里面很多歌曲都在排行榜上拿了冠军。同名主打歌在旋律、词、编曲方面都很出色,是毛宁在两岸三地都很入流的一首歌。然而,就算是大公司体系运作,涛声始终难以依旧。

相反,满文军的专辑《望乡》,主打歌朗朗上口,平易近人,歌曲恰恰保留了毛宁《涛声依旧》早年成功的元素,蕴含本地接地气式词曲,结合新颖的编曲配器,融合亲民的造型,满文军一时来势汹汹。

而科班出身的李泉对音乐有不一样的理解,他尝试将古典融入流行中,但古典的味道有点重,反就难流行了。当然,也有好作品,比如《走钢索的人》,这是当时颇为先锋的流行音乐。

这时的乐坛需要个性的歌手,郑钧便是其中一位。他的专辑《怒放》,主打歌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好听曲目,但每一句的衔接都很自然,像随性的吟唱,没有做作,十分郑钧。

还有杨嘉松为田震写的《靠近我》,是一首为其量身打造的慢摇滚风歌曲。

而陈琳在个人风格转换上的努力也取得成功。歌曲《走开》中的时尚电子音乐风格改变了陈琳以往的面貌,使得陈琳逐成为都市女性心情的代言人。

1999年,孙楠借着《不见不散》大红的余温,推出了新专辑《你快回来》。孙楠歌声虽不够细腻,但唱呐喊式歌曲还是很有感染力的,《你快回来》就像为他度身定做的一般,把他推向内地一哥的宝座。

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生命因你而精彩

那英的专辑《干脆》广受好评,其中,《梦一场》被誉为亚洲第一伤情曲。而最流行的,是日本音乐人飞鸟凉作曲、那英作词的《相见不如怀念》,它各部分都很完美,通过港台时的包装,那英终于蜕变。

很多人都知道的模特、演员瞿颖,但你们不一定知道瞿颖还有一个身份——歌手。

瞿颖的《孔雀》是我听过她的歌中比较好的一首了,出自99年的同名专辑,这已经是她第三张专辑了。

此外,内地音乐上不得不提到两个人。

一个是朴树。

朴树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年》,制作人是张亚东。张亚东的编配赋予了朴树的音乐更多发展的空间,民谣、电子、摇滚都歌里出现,使校园民谣这种1994以来的音乐形式开始拓宽。

一个优秀的创作歌手带来了少有的新鲜气息。

第二个要提到的是一位女歌手,叫做金海心。

金海心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把耳朵叫醒》,实际上,金海心在98年已经出道,并以《毫无保留》和《睡不着的海》打榜,这两首歌均收录于专辑中。前者彰显唱功,后者是感情和艺术结合的经典之作。

有人戏说,以金海心的实力没有火也是歌坛未解之谜之一。

乐坛女歌手风格迥异各有千秋

香港方面,王菲的单曲《Eyes On Me》出炉,个人认为这是她唱得最好的一首歌。王菲也以这首歌征服了日本歌迷。同年,王菲还发行专辑《只爱陌生人》,同名主打歌编曲很赞。

很多女歌手都唱过以月抒情的歌曲,邓丽君唱得温暖,许美静唱得醇厚,而王菲嗓音里的清冷脱俗则将月亮下的安静纯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事业大获成功,但在感情生活上,王菲仅维持3年的婚姻亮起了红灯。婚姻结束了,王菲开始了新的感情生活,而窦唯却为此付出代价。

也许婚姻仅是天后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刚好有这么一首歌,《插曲》由香港歌手郑秀文演唱。

这首歌是在郑秀文事业的低潮期推出的,当时的郑秀文还没那么有名,不过这并不影响专辑的素质。《插曲》唱至街知巷闻,成为郑秀文的头号代表作品。

女歌手中,值得一提的还有不少,比如莫文蔚。

按照传统歌手的定义,莫文蔚的嗓子并不算好,但正是她这种半沙哑的嗓音,为歌曲增添了时断时续、若隐若现的韵味。有人评价莫文蔚,有了这副嗓子,随便那么一哼哼就是一首有味道的歌。

《忽然之间》就是这样一首歌,出自专辑《就是莫文蔚》。《阴天》这首歌,就被她演绎得富有弹性又留有遐想空间,味道不俗,收录于99年的专辑《你可以》。

还有容祖儿。其实容祖儿是95年出道的,也曾发过单曲,后被唱片公司以“不漂亮”为由解约。容祖儿任职文员及协助母亲打理时装店赚取收入,后拜师罗文,容祖儿签约“飞图唱片”。

但不久“飞图唱片”公司又被“英皇娱乐”收购,仕途可谓一波三折。不过最终结果还是好的。在英皇,容祖儿可谓如鱼得水,并与叶佩雯、何嘉莉被英皇娱乐及传媒界称为“英皇三小花”。

此时,玉女梁咏琪清新明朗的形象深入人心,99年的专辑《新鲜》再打玉女牌,给炎热的夏日带来凉爽的佳音。

同名主打歌是消暑佳品,而动感十足的《中意他》则给人满眼满耳的小可爱小活泼。

谢霆锋新专辑掀起风暴

而提到了梁咏琪,我们就会想到郑伊健。

3月梁咏琪与郑伊健在香港合演舞台剧《仲夏夜狂想曲》,可谓一吻定情,致使恋情正式曝光。

《天煞孤星》是郑伊健为电影《中华英雄》的主题曲,2009年收录于《Friends For Life》专辑,这首歌歌词也有风格,也很符合郑伊健的特质。

这一年,陈小春发行专辑《大明星,其中,《没那种命》为不错的作品。谢霆锋发行专辑《谢谢你的爱1999》,正式在内地掀起“霆式风暴”。第二主打《只要为你活一天》都是不错的曲目。

当年这三个极具个人特色的男歌手,如同现今的小鲜肉般,可谓是风光无限,鼎盛时期人气直逼四大天王。

99年,陈奕迅发行专辑《婚礼的祝福》,歌曲的词平易近人,真情实感,这得益于他对词的挑剔。

演绎这种情感较浓的歌曲,也是他所擅长的,因为他会把自己嵌入情景中来唱歌。这样来唱歌,要么能帮助发泄压抑,要么就是唱一次上火一次。

电影方面则是星爷的《喜剧之王》尤为受人关注。人们说,《创世纪》把罗嘉良捧得更红,而《喜剧之王》则让人们认识了张柏芝。

清纯、靓丽、倔强的形象,让张柏芝成为许多港男的梦中情人。同年99年播出的电影《星愿》,其插曲《星语心愿》算是张柏芝的成名作了,也是经典。

1999年这一年,MP3日渐盛行,也成了本地乐迷的热门话题和玩意。MP3的出现,无疑对台湾的流行音乐的传播带来了便捷,尤其是在校园年轻群体之中。

从此听歌打破了空间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