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500指数期货+0.58%;道指期货+0.60%;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0.59%

亚太股市:$上证指数(SH000001)$-0.96%; $恒生指数(HKHSI)$ -0.49%;日经225指数-0.01%

二、宏观及行业要闻:

1.美债逼近1998年以来最超买区域

10年期美债收益率14日相对强弱指标(RSI)指标盘中跌至18,

这是1998年以来第三次,最近两次美债进入如此超买水平是在2018年12月7日和2000年12月22日。

2.报道称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考虑阻止特朗普对墨西哥加关税

知情人士表示,由于担心特朗普对墨西哥加征关税的计划可能造成的经济后果,国会共和党人讨论了采取立法行动来阻止他的这一计划。共和党议员正在考虑是否重启反对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决议,而国家紧急状态是特朗普得以采取关税措施的主要依据

写在特斯拉最悲观的时刻

最悲观不是股价到底了,而是市场上看不到股价的回升的希望。负面看法特斯拉股价目前有两个最大的危机。一个是马斯克的质押股票。马斯克质押了大量股票,市场早期预言马斯克在股价213美元的时候,就会面临margin call,但目前似乎没事。

2018年后马斯克质押仓位未透露,目前是根据马斯克花费的金额判断他可能多了3亿美元债务,

质押比例未知。这是一把悬在特斯拉多头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空头做空的最大动力。空头寻找的各种理由最终都是想引发马斯克爆仓,从而引发特斯拉股价雪崩。这个问题是非常现实的,目前无法知道马斯克被迫平仓的价位在多少,但随着股价的下跌,毫无疑问的是越来越近。这就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在雪崩概率越来越高的时候,很多机构是无法承受雪崩带来的损失的,于是很多多头机构开始抛出特斯拉股票,降低风险。最近股价的下跌,最主要的动力恰恰是多头。空头的仓位已经从31%降到了28%,同时股价却下跌了近20美元!特斯拉股票具有一定的反身性上面一条就具备反身性。另外特斯拉是一个高负债,低债卷评级的公司,特斯拉的股价直接决定了特斯拉的融资能力,债务到期时的延期能力。换句话说,特斯拉股价下跌,在关键时刻融资不力可以直接导致特斯拉破产。马斯克去年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在股价高企的时候,没有融资,当时在华尔街引起一片哗然。如果当时发行股票,可以轻松融资几十亿美元,压根就没有现在的债务危机

为什么降息对股市影响这么大?

股神巴菲特曾有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利率是金融市场中的万有引力。

当这个引力增大(利率升高),所有资产的价格都会下跌;而当引力减少(利率降低),所有资产的价格都会像气球一样升高。

巴菲特最喜欢的一种估值方法就是现金流折现法。该方法是指算算企业未来赚到的钱折算成现在值多少。这句话说出来有些拗口,举个小例子来说明。如果你希望一年后积累100元,利率为5%时,现在存95.24元(=100/1.05)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利率是10%,你只需要存90.91元(=100/1.1)。

现在存的钱就相当于是当前股票的价格,而一年后的100元就相当于是未来企业可以带来的现金收入。在企业未来盈利不变的情况下,利率从5%上升到10%,股票的价格下跌了90.91/95.24-1=-4.55%。当然,利率的影响远不止这一点。利率上升时企业借款的成本提高,付出的利息较多,未来的盈利也会下降。

例如某企业以6%的利息借款100万元进行生产,实现200万销售收入,盈利20万元。剔除借款利息6万,不考虑其他费用,后的税前利润为14万。如果借款利息攀升至8%,同样的情况下,付息后的税前利润下降为12万,出现了14.29%的降幅(=12/14-1)。此外,当利息上升时,不用冒什么风险,直接购买债券就能获取不错的收益,股票的性价比会下降(如果能赚一样的钱,谁还冒险投资股票?),加剧股票价格下跌。当多数资产价格下跌时,人们的财富减少、收入下降、预期悲观,进一步剧股票市场的下跌。巴菲特举了个让投资者非常震撼的例子来说明利率对股票价格的影响。

1964年到1981年的17年之间,美国GDP增长了373%,而道琼斯指数1964年12月31日的收盘点位为874.12点,17年后的同一天点位是875点,几乎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如果那段时间玩道琼斯指数投资,白白浪费17年的大好光阴!这背后最大的原因是,美国国债利率从1964年的4%上升到1981年末的15%,利率的快速攀升将股票的价格死死摁在地板上。

当然,可喜的是,其后17年美国利率不断下降,道琼斯指数上涨了接近10倍,一洗前耻。也正是基于上述原因,当利率下跌时,股市会出现欣欣向荣地上涨。基少回顾我国的利率和股市关系时发现:虽然降息的同时股市不会立马上涨,但是每轮降息都会有一次大牛市。例如2008年持续降息,其后2009年大涨,奠定了基础;2012年-2015年的降息为2013-2015年的大涨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