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合作的基础是沟通。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沟通并不文明。先举一个日常生活的例子,孩子正给一家人分享在新学校的见闻:“今天上体育,老师把小朋友分成两组,然后用球互相打对方,被打中的就退场。”,妈妈这时就很疑惑:“那么多小朋友,需要多少球呀?”,孩子白了妈妈一眼,没好气的地说:“当然很多,每人都有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想都想得到。”,孩子的不耐烦,让妈妈心理不高兴,本来还想继续问,怕被孩子埋怨笨,都不愿意继续了。这就是中国家庭里比较典型的沟通方式。

这个例子虽然很平常,却包含着沟通最基本的两个要素以及它们的关系。第一:听话者的理解力,第二个要素是说话说的表达力,这两者需要匹配,才能实现良性沟通。听话者的理解力在相对比较固定,因为这取决于听者的经验、知识、逻辑能力 眼界。比如上面的例子中,孩子说的游戏对于妈妈来说是全新,只能依靠孩子有限的表达和自己以前的经验去猜测,而且需要向孩子提问,才能更准确的理解。既然理解力是相对固定的,那么有效沟通更侧重于第二个要素:说话者表达性,表达力的可塑性很高,提升空间很大,如何用最精练的语言让对方听懂,是很多人一直追求的能力。比如,一位内阁成员曾问过丘吉尔:“一个简短的演讲你需要准备多久?”。吉尔是这么回答的,“这取决于时间的长短,如果演讲10分钟,需要准备一星期;如果演讲15分钟,需要准备三天;演讲半个小时准备2天;如果演讲一个小时,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了。”,由此可见,在短的时间里传达更多的信息,需要更强的表达力,比如,措辞,逻辑,语气,甚至包含肢体语言,这些都需要时间准备和训练的。

当对方产生疑问,这是检验自己的表达是否清晰的最好机会,而不是浪费精力去质疑对方的理解力怎么这么差。当对方有疑问,就要重新措词,便于更好理解。这就形成了沟通的正反馈,这种正反馈如何启动和促进?首先最好由说话的人来启动,例如在适当的时候,可以这样问:“我说得是否清楚”或者你有什么问题?“,另外听话的人也可以主动提问,来启动或促进正反馈。

比如西方的小朋友,如果上课时有不懂的地方,就会举手提问:”老师这道题我不会”。把小朋友教会这是老师的义务,所以老师会耐心地解答。而东方小朋友,遇到什么地方不懂,有时不敢举手,因为老师常常会把责任推给小朋友,“昨天刚讲过,又不会了?!”。

从小时候建立起的意识,一直就延续到了成人。比如一些规则爱好者在一起学习,一位初学者不明白一个问题,大家就放下书,耐心地给他讲解,初学者并不是因为对方都是资深的议事专家,而感到压力。这样的沟通,才是平等、文明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