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后称制”对刘氏带来的打击可谓刻骨铭心。汉景帝受王娡表面的贤惠迷惑,将背景如此复杂的女人立为后宫之主,差点将汉朝再度带入吕后专政、称制时代。

汉武帝之母王太后

汉武帝建元六年,太皇太后窦氏去世,王太后更加肆无忌惮地扶植外戚势力,对大肆亲族封侯赏爵。

《史记·魏其侯武安侯列传》:孝景崩,即日太子立,称制,所镇抚多有田蚡宾客计筴。

《汉书·外戚传上》:武帝即位,为皇太后,尊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封田蚡为武安侯,胜为周阳侯。王氏、田氏侯者凡三人。盖侯信好酒,田蚡、胜贪,巧于文辞。蚡至丞相,追尊王仲为共侯,槐里起园邑二百家,长丞奉守。及平原君薨,从田氏葬长陵,亦置园邑如共侯法。

武安侯田蚡有王太后支持,骄狂无比,拼命打压魏其侯窦婴,纠纷不断。最后,王太后以母后之威,强迫汉武帝将魏其侯窦婴以“伪造圣旨罪”斩首。

汉武帝就窦婴之事质问王太后

一、王娡的坎坷经历

汉武帝刘彻之母王娡命运坎坷。王娡的母亲臧儿是燕王臧荼的孙女。臧荼是项羽分封的十八位诸侯王之一。所以说,臧儿谈不上出身名门,但也是出自有影响力的人家。

《史记·外戚世家》:王太后,愧里人,母曰臧儿。臧儿者,故燕王臧荼孙也。

当初,臧儿嫁给槐里当地的王仲为妻,生下儿子王信,以及王娡、儿姁两个女儿。王仲去世后,臧儿改嫁到长陵田家,生下了两个儿子,即田蚡、田胜。

臧儿的长女王娡长大后,嫁给了金王孙,并生了一个女儿。臧儿曾经找人给王娡、儿姁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两人将来必定大富大贵。另外,臧儿自嫁入田家后生活十分不如意,随即她打起两个女儿的主意,意图依仗两个女儿改善一下生活状况。

《史记·外戚世家》:臧儿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与两女。而仲死,臧儿更嫁长陵田氏,生男蚡、胜。臧儿长女嫁为金王孙妇,生一女矣,而臧儿卜筮之,曰两女皆当贵。

可是有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摆在臧儿面前,即长女王娡已经嫁给金王孙为妻。当此关键时刻,臧儿不愧出身名门,表现了强硬的一面,即欲强行将王娡夺回。臧儿的行为令女婿金王孙愤怒不已,双方争执不下。最终还是臧儿取得了胜利,活生生拆散了王娡与金王孙,并将王娡送入太子宫。

《汉书·外戚传》:金氏怒,不肯与决,乃内太子宫。

由此可见,王娡确实是一个令人同情的女人,先遭丧父,母改嫁,后又与丈夫、女儿逼迫分离。王娡入太子宫虽为将来富贵而来,却无法立即享受荣华富贵,因为此时太子宫的女主人是薄太后为太子刘启迎娶的太子妃薄氏。

王娡为人和善

王娡入宫后一定吃了不少苦头,至获太子宠幸必定经历了漫长的路程,且充满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王娡为太子刘启生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王娡以贤惠示人

司马迁在记载王娡怀上儿子的时候,特意将王娡梦入其怀的吉兆告知太子,太子当即表示这是吉兆。王娡的儿子还未出生,汉文帝即驾崩,太子刘启即位,即汉景帝。

《汉书·外戚传》:太子幸爱子,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时,王夫人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征也。”

二、逐梦虽切,却悄无声息

汉景帝即位后,碍于薄太后的情面,太子妃薄氏成为皇后,但其因未曾生子,一直得不到汉景帝的宠爱。薄太后去世后,薄皇后随即被废。

汉景帝即位后,其长子刘荣被立为太子,而太子刘荣的生母即是齐人栗姬。汉景帝的姐姐长公主刘嫖,为了能让女儿将来成为后宫之主,意欲将女儿嫁给太子刘荣。

由于长公主刘嫖不断向后宫输送美女巴结汉景帝,令栗姬一向不爽。当刘荣被立为太子之后,栗姬认为母以子贵,加上之前的长期不满,恰在此时瞬间爆发,不但未答应与长公主刘嫖结亲,还对其发泄怒火。

长公主刘嫖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与太子刘荣结亲不成,即将目光转向王娡的儿子刘彻。闻听此事,王娡认定这是自己一直等待机会,欣然应允。

王娡寄希望于儿子

从此之后,长公主刘嫖不时在汉景帝面前说栗姬的坏话,而称赞王娡。而汉景帝一直对王娡有好感,认为王娡贤惠、识大体。于是,汉景帝开始考虑册立皇后,及改立太子之事。

《史记·外戚列传》:景帝长男荣,其母栗姬。栗姬,齐人也。立荣为太子。长公主嫖有女,欲予为妃。栗姬妒,而景帝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景帝,得贵幸,皆过栗姬,栗姬日怨怒,谢长公主,不许。长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许之。长公主怒,而日谗栗姬短于景帝。

长公主刘嫖整日在汉景帝面前诋毁栗姬,夸赞王娡,令汉景帝日渐疏远栗姬,甚至产生了恨意。这一切,王娡看在眼里,且寻找机会准备出手。

于是,王娡趁汉景帝对栗姬怒火未消,暗中派人去催促栗姬在朝中任职大行的亲戚,让大行建言汉景帝立栗姬为皇后。王娡诡计得逞,大行当庭被汉景帝训斥,随即问罪诛杀。大行的“鲁莽”牵扯到太子刘荣,随即被废,栗姬的皇后梦就此破灭。

王娡为大行设陷阱

《史记·外戚列传》: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阴使人趣大臣立栗姬为皇后。大行奏事毕,曰:“‘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诛大行,而废太子为临江王。栗姬愈恚恨,不得见,以忧死。

汉景帝前元七年,册立王娡为皇后。不久,已经获封胶东王的王娡之子刘彻成为皇太子。至此,王娡忍辱负重多年,终于得偿所愿。

王娡以为人妇、为人母而被迫放弃,历经大悲大痛之后,而入宫侍太子,若非有超人的毅力,难以做到。王娡经历如此磨难,却并未寻死觅活,而是化悲痛为力量,一心经营后宫,不能有所得,岂能心甘。

司马迁在《史记·外戚世家》介绍王娡阴使大行奏事立栗妃为皇后,且极力攀亲长公主刘嫖,即是其高超政治智慧恰到好处运用的最好例证。

三、培养支持者

王娡来自平民之家,于汉廷毫无根基,鉴于其势单力薄,虽获宠而为皇后,仅凭获宠后宫难以长久,且汉景帝时代后宫真正的主人是窦太后。在王娡看来,如果没有汉廷可靠助手的帮衬,难成大事。于是,王娡倾全力支持同母弟田蚡四处活动。

王太后与田蚡密谋

当王娡的弟弟田蚡还是个小郎官的时候,魏其侯窦婴已经官居大将军。于是,田蚡倾其所有游走有魏其侯及其门客之间,迎来送往陪侍宴饮,举手投足之间俨然魏其侯孙子一般。至汉景帝晚年,田蚡方靠众人抬举,加上口辩之才,日渐获宠,官至太中大夫。

《史记·魏其侯武安侯列传》:武安侯田蚡者,孝景后同母弟也,生长陵。魏其已为大将军后,方盛。蚡为诸郎,未贵,往来侍酒魏其,跪起如子侄。及孝景晚节,蚡益贵幸,为太中大夫。

汉景帝驾崩之后,年仅十六岁的太子刘彻即位,史称汉武帝。田蚡以舅舅的身份获封武安侯。田蚡果然不辜负王娡的期望,初获重任即有猎取丞相之心,对门客非常谦卑,屡次向朝廷推荐赋闲在家的名士入朝为官,欲以此声势压倒将相集团。在王娡的帮助下,武安侯田蚡先后担任太尉、丞相之职。

《史记·魏其侯武安侯列传》:武安侯新欲用事为相,卑下宾客,进名士家居者贵之,欲以倾魏其诸将相。

司马迁《史记》中屡次出现的占卜之说、祥瑞、吉兆等应该是为了渲染当事人大富大贵的合理性而存在得,不足为信。但王娡身负大富大贵占卜之说,继而又被迫与丈夫、女儿分离之大悲,大悲大痛之后其尚能振奋精神,一路过关斩将,足见其心志之坚。

汉家以如此背景复杂之人掌管后宫,将来干政成必然之势。若非遇到汉武帝如此强主,否则汉家天下当再度进入吕后专权、称制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