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的大类都给大家介绍过,按器形可分圆器方器筋囊器,而方器也是紫砂器造型里比较有特点的,泥片镶接成型,工艺也非常复杂。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便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方器的边角处理。

方器的处理,讲究一个「方中寓圆」,所以方器不能有锋利的线条,多是比较润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逢角必倒」,即「倒角」

其制作时,便是用专用的工具有鰟皮刀、明针等将壶体边线整理勒光,达到浑厚匀称,圆润美感。

其制作时,便是用专用的工具有鰟皮刀、明针等将壶体边线整理勒光,达到浑厚匀称,圆润美感。

直角

四方直角壶,除了合角处棱角分明外,其壶肩与壶盖顶面处于同一平面,壶盖必为嵌盖,壶口无颈。

此壶器形似砖,主体,附件均由直线组成,为传统优秀壶式。制作显其功力,线面干净利索,直挺不板,给人以坦坦荡荡之式。

此壶器形似砖,主体,附件均由直线组成,为传统优秀壶式。制作显其功力,线面干净利索,直挺不板,给人以坦坦荡荡之式。

抽角

在方器壶身的两面相交处,采用凹线受访藏锋匿角,像用凸面刀切除掉合角,产生凹进弧面,使转角含蓄稳重,壶身块面扩大。有上下等宽的“直抽角”和上窄下宽的“斜抽角”之别。

此壶为抽角石瓢,壶身呈四方塔状,四角处作抽角处理,四壶足分别附著于壶底四角处;四方壶流、四方耳把;压盖式,盖面以加线片的手法微微隆起,桥梁钮。此壶稳重端庄、气势磅礴,紫泥加砂,更体现此壶古朴之美。

此壶为抽角石瓢,壶身呈四方塔状,四角处作抽角处理,四壶足分别附著于壶底四角处;四方壶流、四方耳把;压盖式,盖面以加线片的手法微微隆起,桥梁钮。此壶稳重端庄、气势磅礴,紫泥加砂,更体现此壶古朴之美。

隐角

在方器壶身的两面相交处,采用“匿角线”手法藏锋匿角,像用双弧面刀切除掉合角,产生双弧面凹进合线,使转角匿身。又大圆弧过渡,小圆弧过渡,多重过渡之分。

此为朱可心竹鼓壶,壶身及壶盖皆为四方隐角,壶流壶把及盖钮塑以竹节,筋纹肌理层次变化极为丰富,如竹之苍劲挺拔,生气盎然。

此为朱可心竹鼓壶,壶身及壶盖皆为四方隐角,壶流壶把及盖钮塑以竹节,筋纹肌理层次变化极为丰富,如竹之苍劲挺拔,生气盎然。

侧角

方器壶身的两面相交处,采用平面匿角手法,像用平面刀切除掉合角,产生新的平面,使壶身块面扩大。新增的块面为附属面,面积小于主面。有上下等宽的“直折角”和上下不等宽的“斜折角”之分。

此壶为顾景舟四方侧角套组,造型古朴典雅,形器雄健严谨;线条流畅和谐,大雅而深意无穷。

壶足、壶腹、壶颈、壶盖、壶钮,乃至壶流与壶把兼以四方侧角构成,实为八方。壶钮至圈足自上而下八根线条将壶身分为八大块面,壶盖、壶流、壶把与圈足顺其巧妙延续,形成即协调又稳重之态。

此壶为顾景舟四方侧角套组,造型古朴典雅,形器雄健严谨;线条流畅和谐,大雅而深意无穷。

壶足、壶腹、壶颈、壶盖、壶钮,乃至壶流与壶把兼以四方侧角构成,实为八方。壶钮至圈足自上而下八根线条将壶身分为八大块面,壶盖、壶流、壶把与圈足顺其巧妙延续,形成即协调又稳重之态。

浑方

很多朋友会把浑方处理的壶当做是圆器,例如传炉壶、觚棱壶、诗文玉露壶,这三件就是典型的浑方角处理,也都是方器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