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书协张建会书法:隶书写得比较丑。网友:与刘炳森没法比。张建会是一位非常知名的书法家,艺术职位不低,他是中书协隶书委员会主任,还是省级书协的副主席。但是一观张建会先生的隶书作品,有点泄气:按说中书协隶书委员会的主任,别的书法不论,您这隶书总归是应该非常拿手的吧。可是并不是这么回事,张建会先生虽然身居隶书委员会主任一职,隶书却写成了“丑隶”,书法水平达不到与其高职相衬的高度呀。

从书法历史上来看,隶书有秦隶与汉隶两脉,但不管是秦隶还是汉隶,都源发于篆书,所以从根源上来看,隶书笔意需要方圆之功,但是观赏张建会的隶书作品,方圆不显,难观篆源,笔意比较浅,功力不深厚。

再者来说,隶书字迹形态非常繁多,仅汉隶就挑出十大碑体,可以说隶书在书法历史上有“自由体”的状态,各人写隶书,各人有自由,所以说在隶书综合体内,有精美隶体,也有俗质隶体。后人修学隶书,应该去俗选精,写美观的隶书才是上策,也是正路。比如刘炳森的隶书为什么成为一代风尚,让人承认功力十足呢?就是因为刘炳森写隶书,求美碑,不写丑书丑隶,他的隶书如美人君子,所以非常可观。

网友看刘炳森的隶书,再看中书协张建会的隶书,有感叹:张建会的隶书与刘炳森的隶书没法比,是天壤之别,美丑之观。张建会写隶书,是选错了碑路。隶书中的诸多美品上品被他抛弃了,专事丑碑丑书隶本去修炼,这是去精华,求糟渣,隶书成丑观的原因。或许有的朋友会为张建会的丑观隶书叫委屈:人家也是照着碑帖写的,要丑也是前朝丑,后人只是照碑写碑,至少也证明碑帖功力是有的吧。

是的,不可否认,张建会书法照碑写碑的功力是非常到到位的。正是这种选碑学丑的碑帖修炼,误了他的书法美观。这真是难以理解,汉隶之体,美丑两类,张建会书法为什么不是选最美碑质汉隶为师,反倒什么碑字隶书有丑迹就写什么,这是为何?其实就是书法家的艺术审美价值取向出了问题:以美品书法为寻常,以丑书书法为新奇,不走平常路,却误邪道!

其实,像张建会这样的书法家不仅此一人,还有一些书法家的书法审美价值方向有异变为审丑的倾向,这种书法不写美观,却写丑态的思路,实在有碍书法正源主流,特别是身居中书协的书法艺术家,应该纠正一下了。不知道爱好书法的朋友们,对中书协张建会的书法有什么观感?敬请留言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