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鲁迪是德国著名卫浴品牌,来到中国并没有任何的水土不服,而是迅速得到了中国消费者的认可。这并不偶然,一方面在于科鲁迪的用心创造,为卫浴使用提供了方便,另外,中国人对沐浴的喜爱由古流传,喜闻乐见。

在中国,洗浴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3000年前,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里,已经有了“浴、沐、澡、洗、盥”这些字了,而且古人非常细心,这些字都有不同的含义。“浴”是洗澡,“沐”是洗脸,“澡”和“盥”是洗手、洗脚。

古代,洗澡不仅是为了个人的清洁卫生,也是作为一种礼仪,一种社会公德。出席重大的场合,见重要的人之前,都需要先沐浴。譬如上朝谒见、会客等等,都要先焚香洗澡,以表示虔诚和尊敬。

《论语·宪问》说:“孔子沐浴而朝”。孔子的政治思想是推崇礼治的,所以他严格遵守,洗好澡再去朝见诸侯,或者去祭祀祖先和神灵。老子也很讲究卫生,《庄子·田子方》记载:有一次,孔子去见老子,正碰上老子洗澡,披着长头发,简直不象个人,把孔子吓了一大跳。

秦汉的人们对洗澡的讲究更加多了起来,洗澡的花样繁多,温泉洗浴开始兴盛。就连秦始皇也经常到骊山温泉去泡一泡,治疗疾病。骊山温泉也被赐名“骊山汤”,成为秦始皇御洗之地。

魏晋南北朝时期,洗澡已经出了一套“官方规定”的程序:沐浴出水后,要分用干净的精、粗两巾擦拭身体,然后用热水淋身,披上专门的布衣,一俟身燥,期间还要喝一些饮料,以止口渴。南朝梁简文帝萧纲所著的《沐浴经》,是我国至今发现的最早研究洗澡的专著。

唐朝的皇帝酷爱泡温泉,出了文明至今的华清池、贵妃池以及各种汤池数不胜数。清史梦兰赋诗云“雨过华清树影凉,风来前殿玉龟香。至尊浴罢金舆出,嫔御分寻十六汤。”此时,民间也约定俗成了一个专门用来洗澡的节日“浴兰节”,在这一天,人们进行药浴,以祛秽,预防疾病。

在唐朝的《外台秘要》、《千金翼方》中记录了大量美容的配方。可以让脸发白生光、去皱、去黑点、生发、护发、乌发、薰衣、香体。在这些配方中,运用了大量的香料,除洁身、香体、防虫外,还有空气消毒的作用。

十六国的时候,后越的国君石虎的沐浴十分讲究。他将各种香料药物,装进丝织袋中,泡在池子里。到了严冬季节,将几十条铜制的龙,每条重几十斤,烧红后放进池子里,使水保持在一定的温度。这种浴池,名叫“焦龙池”,又称“清婷浴室”。

宋朝公共浴堂已经非常普及,浴堂内还专门配备了搓澡人,深受士大夫、诗人等的喜爱,苏东坡还专门在词中描述感受:“水垢何曾相爱,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到了宋代,才开始出现公共浴堂。《能改斋慢录》记载:“所在浴堂必挂壶于门”。当时的浴室,又称为“香水行”。

到了明代,公共浴室更为普遍,有了和现代男浴室差不多的“混堂”,用大铁锅烧水,热水与大池子相通,门上还挂一块“香水行”的牌子。

明清时期,公共浴室更为普遍,出现“混堂”,意喻“不分高低贵贱,混而洗之”。除了去混堂,明清时期的人们也经常在家中洗澡,即便贫穷之家也有洗澡的习惯,只需一担柴烧伤一锅热水,便可洗上一次澡,方便易行。

近百年来,西风渐盛,西方沐浴用品融入东方文明。为万千家庭带来清洁、舒适与方便。德国著名卫浴品牌科鲁迪是这一领域的翘楚。

科鲁迪企业在1926年在德国中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门登Menden门登市成立,这里是世界著名的德国水龙头行业发源地。后来,科鲁迪又收购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德国历史最悠久的水龙头制造企业:“图林根水龙头厂”,该厂创办于1880年。目前为止KLUDI科鲁迪在欧洲市场占有率超过20%,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保证欧洲品质,100% 德国进口。

科鲁迪在卫浴领域的探索创新,赢得了无数国际大奖,也为中国家庭带来高品质的德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