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3月16日是星期天,阳光明媚,早上6.30分天还没亮,我就匆匆起床,电话联系钓友老乔,老乔在梦中被我惊醒,拿起电话问我:“这么早,天刚亮,今天鱼情不会太好,不要这么早去”我说:“昨天我到渔具店买东西的时候,一些钓友都说到张岭水库鱼情好得很,人还特别多,去晚了钓位都难找,快起床,”老乔无可奈何,只好起床。

我们7时准时出发,驾车20公里到了张岭水库,没想到达钓点时已经有十几位钓友了,经了解都还没有上鱼,老乔就近找了一个钓位坐了下来,我在附近转的一圈,发现一个突出去的地方,类似铧尖,前面30米处有暗草。

我今天使用6.3米的钓竿,1.5号主线,0.8子线,4号带刺袖钩,用麝香酒米做窝,在我右边是一个凹进去地方,水很浑,又有水草,我没试水深,就把多余的窝料打了下,支起钓椅,插好竿架,拿出茶杯,悠闲自得,挂好红虫,期待愿者上钩。

趁着没鱼上钩的时候,拿出手机,把钓点周围的风景记录下来,一个小时过去了,浮漂纹丝不动,二个小时过去了,浮漂纹丝不动,三个小时了,浮漂怎样下去的还是怎样站着,观望了一下周围,其他钓友都和我一样。

因为这几天连续晴天,今天忽然高达28度,天气预报是微风,气压980百帕,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东南风达到了2---3级,浪花飞溅,无法准确将钩抛入窝点,没办法只好到凹进去的地方钓,由于风浪的原因凹里的水越来越浑,但风浪小,一试水深只有50公分左右。

四小时过去了,浮漂轻轻上顶,赶紧抓住这过机会,扬竿,感觉竿尖下沉,好家伙,上钩了,要线,不断的挣扎,我也不慌不忙,随它挣扎,慢慢拉到岸边一看,乖乖,斤把重的野生鲫鱼,赶忙将它抄起来,也赶紧告诉老乔,鱼开始咬钩了。

这种心情就像久旱遇甘露,这条鲫鱼通体鳞光闪闪,皮毛完整,漂亮之极,欣赏完之后,接着开钓,二斤的鲤鱼、一斤重的鲫鱼、九两重的鲫鱼、八两、七两、六两,这个不留意的钓点竟然发窝了,老乔很固执,继续坚守阵地,不认识的钓友都向我慢慢靠拢,热闹极了,一个小凹里一会功夫过来五个钓友,竿子碰竿子,椅子挨椅子,就是这么不可思议,鱼只认我的饵,一直持续到下午四时,鱼才停口,这时老乔收好东西准备要走。我看了一下我的渔获大概至少20斤以上。

他钓了一条半斤左右的鲫鱼,我也赶紧把大一点的鲫鱼给他拾了几条,鲤鱼和五两一下鲫鱼全部放生,回家的路上心情无比喜悦,这样的渔获,不知有多高兴。后来到渔具店聊天,这次垂钓足足让我吹了快一年,好多钓友谈论起这次钓鱼,说起我的成绩后都竖起大拇指,不少钓友向我取经,我就俩字: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