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结束后,原子弹的发展使当时所有防御系统都过时,极大地改变了当时的军事战略规划,战后美国的防御战略从防御入侵转变为防御全面毁灭,冷战时期的军备竞赛成为一场为国家生存而进行的斗争,双方都将导弹系统作为防御对方攻击的手段,开发了一系列进攻性导弹系统,巧妙地利用这些武器作为对其他国家的一种威慑,肯尼迪政府采取了一种新的防御姿态,称为“灵活反应”,就是核力量和常规军事力量的结合的对等毁灭威胁,大量生产战略导弹系统作为一种阻止苏联攻击美国的防御威慑力量,这一直是美国冷战国防计划的基石,民兵-3”洲际导弹系统就是这个计划的终极武器,也是冷战时代的缩影。

弹道导弹以抛物线轨迹在地球大气层外的高空发射,有能力绕了半个地球打击非常远的目标,但美国弹道导弹计划的发展起步很缓慢,那时的美国空军只对大气层喷气导弹感兴趣,而弹道导弹计划却被束之高阁,自从艾森豪威尔政府颁布命令空军拥有战略洲际弹道导弹系统的控制权,而陆军拥有短程战术战场导弹控制权后,美国空军加快了其洲际弹道导弹(ICBM)计划,最初是使用阿特拉斯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导弹,射程6750海里,第二种也是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的泰坦导弹,这些导弹的液体燃料喜怒无常,非常危险,很快退役了,三年后,美国空军研制成功固体燃料发动机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民兵”。

民兵洲际核导弹发射系统的起源

“民兵”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从1966年开始升级为射程更远、更精确、更强大的民兵II系统,而“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是1970年由波音公司研发生产的第三代地对地洲际弹道导弹,集成了先进的制导、指控和瞄准等技术,长18.2米,底座直径1.85米,搭载3个飞行器时重量34467千克,最大射程13000千米,最小射程约为3000千米。二级发动机长4.11米,直径1.32米,重量7202千克。二级发动机中装填的固体推进剂重6248千克。每枚导弹装有3个弹头,搭载的核弹头是W78,每枚当量30~35万吨,,通过在第二级加上浓轴火环,可以将当量从30万提高到47.5万吨。几十年来,数百枚“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在全美各地的地下竖井中,时刻都处于临战状态,至2017年,还在役“民兵-3”的数量是450枚,尽管寂静无声,但破坏力足以一举消灭全球半数人口。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使两个超级大国几乎打起架来,苏联最终将其近程弹道导弹从古巴撤出,并最终达成一项协议,美国将其近程弹道导弹从土耳其撤出,之后苏联专注于发展大型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这样做使美国的大部分防空系统过时,最初洲际弹道导弹部署在不受保护的发射设施中,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无法保证其战略力量能够在苏联发动的第一次打击中幸存下来,如何提高抗毁生存能力引发激烈讨论,有人认为导弹可能为机动型,搭载重型车辆或列车机动,导弹可以迅速隐蔽或疏散,其抗毁生存能力更强,有人支持洲际弹道导弹部署方案也可能包括非机动部署在坚固发射井中,这些地下发射井被“加固”以抵御附近的核爆炸,理论上更难在全面攻击中被摧毁,部分发射井随机空出,可以使敌人更难瞄准目标,有助于威慑针对美军的大规模核打击,很明显,巨大的“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只能放在地下发射井中。

民兵洲际核导弹发射系统的组成

与苏联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迫使军方匆忙部署新导弹,到1965年,开始大量建造民兵发射井,到1966年已经建造了1000个民兵发射井,到1969年美国已经有1054枚洲际弹道导弹安置在地下发射井中。一个完整的洲际弹道导弹中队由发射和服务大楼、发电厂、通信设施、发射操作大楼和制导操作大楼组成,发射和服务大楼是用再灌注混凝土建造的,发射作战大楼是一座两层的混凝土碉堡,有入口隧道、防爆门和逃生隧道。制导作战大楼是全地下室式。第一个中队有6个发射器,两个发射作战大楼围绕着一个中央制导设施,后来的两个基地有三个发射器和一个制导设施。三个这样的复合体组成了一个中队,这些设施相距32-48公里。

发射设施由三部分组成:发射管、环绕发射管顶部的圆柱形两层设备室和一个绝热支撑建筑。发射管是6毫米的钢材制作,埋在地下深174英尺,直径52英尺,包裹发射管的筒仓由1米厚的重钢筋混凝土建造,设计抵抗爆炸压强是100psi。筒仓内的导弹被固定在一个由滑轮系统悬挂的管子里,由一个钢框架“婴儿床”支撑下垂直储存,民兵导弹以发射就绪状态储存在发射井中,每个大型防御区域必须保持至少25%的导弹在就绪状态,

每个发射井在底部安装了一个火焰偏转器,两个排气管道沿着发射井的侧面延伸到地面。筒仓地板上的减震器用混凝土和钢筋加固,筒仓上覆盖着一扇20秒内即可打开的740吨重钢筋混凝土门,在发射井里有九层的设备室和导弹通道,进入筒仓需要打开80吨重的钢筋混凝土门,设备室包围了发射筒的上三分之一,并容纳了电气设备发电机、避雷器、电子设备、气体发生器,发射设施的加热和冷却设备以及辅助发电机

发射操作大楼包括宿舍,发射控制设施和发电厂,发射和支持设施和发射控制设施由一条地下通道连接,两者之间的距离为76米,地下通道有一个重型加固的三室“防爆锁”,锁的两侧各有一扇2.72吨重的钢质防爆门,以保护人员免受地面核爆炸或发射井内导弹爆炸的伤害,发射控制中心是一个圆顶形的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地面悬空,以减少爆炸冲击。这里有发射控制和通信设备,还有供四名人员使用的食堂和卧房。

地面发射控制设施支持大楼中心提供了生活区、安全检查站、车辆车库和环境支持设备。在支撑建筑下面12米的地方是发射井发射控制中心,外层是钢筋混凝土内衬钢板,通过梯子进入由8吨重的钢防爆门控制的门厅,只能从内部打开,进入圆柱形控制中心。控制中心容纳了两名“导弹”人员和监视10枚导弹的设备。

民兵洲际核导弹发射系统的控制

“导弹”人员通常也是训练有素的志愿者,这些人员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值班。25%的人会在培训和/或维护周期。在控制中心和发射中心的“值班”人员有一间准备好的房间,当班期间,人员在控制中心工作、吃饭、睡觉、休息。许多设施配备了篮球、乒乓球和台球桌,以及健身房。电视是必需品。他们可以在那里度过乏味的几个小时等待下班。执勤人员住在行政场地的营房内,那里有食堂和娱乐设施。一周中有例行的维护杂务,检查,修理,安装新的或替换的设备。安保工作由配备了警犬的独立宪兵支队负责,他们很早就配备了警犬。家属被安置在附近的军事设施,在许多情况下,这些人要坐直升机去工作地点。

在最初几年里,地下发射控制中心(LCC)每8到12小时的换班,1977年,轮班改为两人24小时值班,平均每月8人。人员最重要的职责是时刻准备发射导弹,其他职责包括协调维护和检查以及监测导弹的状态。人员在到达LCE时,先由安全控制员检查,然后由值班导弹机组检查,通过检查后乘电梯到LCC。在双方喊出“清空”后,值班队员将打开巨大的防爆门,10分钟内交换各种安全代码和信息,以及交换保护发射密钥的金属盒上的挂锁。最后,他们把装有安全码的盒子,锁着发射钥匙的保险箱钥匙,还有一把左轮手枪交给了新的值勤人员,

一旦舱门关闭,新值班队员将检查日志并检查设备。如果收到发射指令,两名机组人员都会打开装有验证码的盒子进行确认。如果两名机组人员都同意其真实性,他们就会打开保险箱,取出发射钥匙,将钥匙插入控制室的两端,同时转动钥匙。60秒后导弹冲出了筒仓,第一级发动机在60秒后分离,第二级发动机在117秒后分离,第三级发动机在181秒后分离,此时导弹已达到118英里的高度,并以每秒23000英尺的速度飞向目标,世界就此毁灭。

后记

今日美国导弹基地许多已经关闭,军方将移除导弹和所有重要的电子设备的发射设施作为过剩和处置财产出售,许多导弹场址已被被填满或拆毁,大部分已被转移到其他公共机构,一些已经卖给了私人业主。其他的则在私人手中或由其他政府机构使用,一般不对有兴趣的公众参观者开放。只有少数相对完整的冷战导弹基地对公众开放。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建筑物和构筑物被破坏或掩埋。冷战使美国的军事机构、美国的技术发展和美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战略导弹技术是很多民用技术的基础。阿特拉斯导弹将首批美国人送入太空,此外,如微型化电子,惯性制导系统、高性能燃料、新型金属合金、电子通信以及其他为各种导弹项目开发对我们今天的生活都产生了影响,民兵-3”洲际导弹系统是这个时代的终极武器,是冷战武器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