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躺在病床上,对我说,孙医生,我真的太痛苦了,像我这样,死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如果到了那一天,我拒绝任何抢救……

每个人都有死去的那一天,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死的时候更安详,更有尊严。

但现实常常事与愿违,正如45岁的杨哥。

作为一名肿瘤科医生,我在一年前接诊了杨哥,因为咳嗽,痰中带血入院,检查提示他所罹患的是右肺癌,更糟糕的是,随后的检查提示,癌细胞已经发生了肝脏转移和骨转移。

医学上,判断癌症是不是晚期,就看有无远处转移,像杨哥这种情况,癌细胞转移到了肺以外的部位,毋庸置疑,当然是晚期。

确诊晚期癌症的时候,杨哥情绪崩溃了一段时间,对死亡的恐惧,哀叹自己的不幸,焦虑,抑郁,这是每位癌症患者都会经历的过程,但是留给他们改善情绪的时间却并不多,因为确诊晚期癌症,就相当于已经宣判死刑,生命进入倒计时,如何活得更久一点,成为了每个晚期癌症患者最后的诉求。

于是,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杨哥多次在肿瘤科住院,接受了放疗,化疗,靶向药物治疗,但是我很无奈地告诉他,这些不过是姑息治疗,也就是治标不治本,由于癌细胞已经广泛转移,手术无法将癌肿彻底切除,放化疗,靶向药物治疗,也只是拼死一搏。

我治疗了整整一年,几乎把医院当成了家,我的体重从治疗前的130斤下降到如今的80斤不到,医生,我是真的扛不下去了,太痛苦了……

杨哥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作为医生,我当然知道,治疗晚期癌症的方式,更像是一把双刃剑,它在杀死癌细胞的时候,也在破坏着身体,由于严重的副作用,越到后面患者越无法承受。

不想再这么痛苦,想早点解脱,不想再做毫无意义地临终抢救,成为了很多晚期癌症患者最后的愿望。

三周后,45岁的杨哥心跳呼吸停止,家人尊重他生前的愿望,不去ICU,不做临终抢救……

作为肿瘤科医生,碰到了太多的晚期癌症患者,无论确诊之后多么积极治疗,最终患者和家属往往都会拒绝一切治疗,身体无法承受,经济不堪重负,无法根治,这是很多晚期癌症患者的共同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