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下乘武事解

太极之武事,外操柔软,内含坚刚。而求柔软之於外,久而久之,自得内之坚刚。非有心之坚刚,实有心之柔软也。所难者,内要含蓄坚刚而不外施,终柔软而迎敌。以柔软而应坚刚,使坚刚尽化无有矣!其功何以得乎?要非粘黏连随已成,自得运动知觉,方为懂劲;而后神而明之,化境极矣!夫四两拨千斤之妙,功不及化境,将何以能是所谓懂粘黏连随,得其视听轻灵之巧耳!

——杨氏传抄老谱

前文对“太极文武三乘解”做了一点阐述。可许多拳友看了后不甚了了,私下询问。为了帮助大家能够对古拳理的认识有所深入,今遂借孙禄堂先生有关武艺和道艺的划分与联系进一步明确。孙先生在《形意述真》中说:“练武术是双重之姿势也,两足用力,重心在于两腿之间,全身用力,用后天之意,一呼一吸,积养气于丹田之内,而吸收其有益成分,久之则身体,坚如铁石,站立姿势稳如泰山……此谓之浊源。所以为敌将之武艺,固灵根而动心是也。”此即“太极文武三乘解”当中所谓的武事。

孙先生又于后说:“练道艺者,是单重之姿势也,一足用力,前虚后实,重心在于后足,前足可虚亦可实,心中不用力,先要虚其心,实其腹,使意思与丹道相合,进退灵通,毫无阻滞,进则如弩箭在弦,发出直前而行,退则如飞鸟归巢,飘然而返,勇往迅速,绝无反顾迟疑之状态,且练习之时,心中空空洞洞,无念之想,其姿势千变万化然,不勉而中,不思而得,所谓从容中道者是也……以致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无可无不可,此是养灵根而静心者,之所用也。”此即“太极文武三乘解”当中所谓的体育。

二者兼备为上乘,由此而能作用到彼技当中则为中乘,譬如通过五禽戏,八段锦而能具备武事(拳术)之能耐,或是通过拳术而能达到明心见性。然若仅仅局限于所做事物的本身而不能从中管窥内外的奥妙,进而获得身知则称其为下乘。但下乘不能说是不入流。下乘自身是有其独到的内容的。这也是古文“太极下乘武事解”所要说的本意。它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太极之武事”说的是太极这种拳的习练特点在外部动作上必须要柔软,而内里又必须要坚刚。这种内里的坚刚并不是我们刻意让它这样的。而是通过有心的柔软练习,再经过长久的积累定型而不求自得的。这层道理是大部分是搞不懂的。因此的确也有很多人柔软了一辈子,但坚刚却也真的没有出来。这就是没有搞清楚一件事:太极拳是以外在动作的柔和匀称为重要条件,内里则以气化力为不二法门。少了以气化力的练法,兼及身架(拳架)的合理结构有所欠缺,故柔软有余而坚刚不足。

董英杰先生对此说的甚好:“太极拳出手,似松实非松,语本显浅,然此句最易被人误解。盖初学者多生硬紧张,授者乃以松字纠正之。一日仍生硬紧张,一日仍须注意放松,此松字乃比较之名辞,非绝对者。譬如长蛇蜿蜒,或而昂首,或而蟠结,在此皆可视其内蕴之劲力,是似松非松也。若完全放松,则劲力全无,如死蛇委地矣。”所以,习练者将后天形成的生硬紧张之力通过松开后的柔软练习进行中和才是太极拳松的目的之一。外在柔软若蛇之蜿蜒,而内里却不失刚性之力(气劲)的作用支撑。这就是太极拳本体刚柔并济的要旨。而在应用当中的柔化刚发则为使用上的刚柔并济的特色。

但这种刚柔并济的使用往往又让人忽略了太极拳接对方第一手的时候必须要养成“彼刚我柔谓之走”的习惯。所以它在练习和使用的时候难就难在“内要含蓄坚刚而不外施”,解决了这个习惯性的难题,最终才能够做到以外在的柔软去迎接对方的攻势。且这种看似柔软的迎接还必须得用圈手。我师郑昭明先生尝说:“太极拳绝不能以直接格挡为接手的习惯,刚易折,硬易伤。直来直去乃后天习惯之法,走弧形的圈形手法实现接触才是先天之技能也。”只有这样的圈形柔软接手才有可能将对方的刚硬攻势卸化掉。

这种功夫的原理效果的实现,做不到粘黏连随还不行。粘黏连随是在身体诸多地方需要具备的条件开发出来之后实现懂劲的又一关键。什么是懂劲?阴阳相济就是懂劲。阴阳相济就是化和发,左和右,上和下,前和后,柔和刚等等能够在没有间隙下的瞬间转换。我们李式太极所留拳谱对此称之为“其间不能容发”。即阴阳转换的时间、空间连头发丝那么细的间隙都不许有。而这种转换又不能是一厢情愿的。

所以舍己从人是为了在“听”(运动知觉)的过程中不主观用事——因敌变化示神奇。而这种“听”如果不粘黏上对方又怎么能做到呢?在能做到粘黏的基础上再把化和发给连接转换的顺遂了,这就是太极拳在下乘武事当中的技术应用。这种技术练到毫厘之间,也就是陈鑫所谓的:“初收转圈自然好,未若此圈十分巧。前所转圈犹嫌大,此圈转来愈觉小,越小小到没圈时,方归太极真神妙。”即神明是也。

只有达到这种程度,所谓的四两拨千斤才能得以实现。而不是我们很多人以为练太极拳就能四两拨千斤以及四两拨千斤就是不使劲。真正的四两拨千斤是当劲力掌握到了妙之毫巅,尺寸分毫悉皆在我掌控之中方可做到。今人练太极拳多是本末倒置!将古人所说境界当做方法来练无异于镜中花,水中月,焉能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