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碗时的手感深植在老手艺人的心中。

11月29日,柯城区沟溪乡碗窑村一间由旧校舍改造的陶瓷作坊里,一批沟溪乡的农民画家在碗、杯等器具的土坯上画下一幅幅美丽的乡村画卷。这座有着悠久制碗烧瓷历史的村庄,在停窑了40多年后,再次焕发出了生机。

阳光洒在碗窑村中,这座百年制碗村正在慢慢地焕发生机。

碗窑村有着丰富的瓷矿土资源,制碗烧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万历年间。在清中后期,因制碗烧瓷形成聚居效应,碗窑人口达到600多人。

巫宏龙带记者来到曾经的窑址,他说,这里将规划建设新的窑厂。

1957年时,碗窑村每年产碗360万只。74岁的巫宏龙回忆道:“那几年是制碗产业最好的年份,我们做的土碗不仅解决了当地吃饭用碗的问题,还远销外地。”

一只百年前烧制的碗被保留了下来。以前碗都是叠起来烧,为防止黏住,底部不上釉,就是这种土里土气的碗承载了碗窑村辉煌的历史。

1962年,从事制碗的村民成立了“土碗社”,专门从事制碗产业。然而随着市场的发展,由于土碗工艺落后,渐渐跟不上市场的需求,1974年“土碗社”停工,制碗的村民自谋出路。

巫宏龙说,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做不动了,年轻的人又不太愿意学,他们这些不算老也不算年轻的人是“碗窑土碗”的主力。

近年来,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推进,碗窑村重新拾起了土碗这份产业,召集手工艺人,寻找热爱土碗的乡贤支持。

时隔40多年,老手艺人重新拾起了手艺。

巫开益16岁外出闯荡,有着活跃的市场思维。2018年,巫开益怀揣着“土碗情结”参与产业复兴,改进工艺,对接活动。在他和手工艺人的共同努力下,碗窑村的土碗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边讨论边创新,不断完善制作工艺。

在作坊里身兼数职的罗根土说,土碗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他都看在眼里,对土碗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三代制碗的老手艺人曾满三说,停了40多年,但制造土碗时手劲的轻重一直都没有忘,这种感觉根植于碗窑人心中。

一位农民画家在杯子上写下“吉祥如意”。

与沟溪乡农民画相结合,让碗窑村的产品找到了新活力。

除了土碗,碗窑村还开发了杯子、花瓶、人像等其它新品,巫开益手捧着与沟溪乡农民画相结合的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