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华阅读网

陈凯歌与洪晃的孩子 洪晃说的是不是陈凯歌

日期:2020-01-04 来源:陈凯歌与洪晃的孩子 评论:

[摘要]洪晃早年调侃男朋友的一番话,又被翻了出来。那时候的洪晃,瘦且优雅,戴着三层的珍珠项链,穿一身薄荷绿的真丝连衣裙,时不时喝上几口红酒,俨然是布尔乔亚的做派。她吐槽自己曾经交过的艺术家男友,第一次来她家里,聊了大半宿,从哲学说到艺术,从东方到西...……

洪晃早年调侃男朋友的一番话,又被翻了出来。

那时候的洪晃,瘦且优雅,戴着三层的珍珠项链,穿一身薄荷绿的真丝连衣裙,时不时喝上几口红酒,俨然是布尔乔亚的做派。

她吐槽自己曾经交过的艺术家男友,第一次来她家里,聊了大半宿,从哲学说到艺术,从东方到西方,一直侃到凌晨三四点才插入主题。

搞完不到六点,两个人已经上了公共汽车。男朋友带着洪晃去了景山公园看了日出,把才回国的洪晃哄得一愣一愣的。紧跟着洪晃又补了一句,“后来才知道,差不多所有人干完第一回他都带着去遛公园。”

许多人都认为洪晃调侃的这艺术家男朋友是陈凯歌,洪晃在微博若有似无地澄清了一句,“《无穷动》是我演的电影,电影里人物说的话叫“台词”,千万不要联想太多哈。 ”

是的,这段四处流传的截图,并非真实场景,而是出自洪晃2005年演的电影《无穷动》(恰好也是《无极》上映那一年哈哈哈)。可是有一点,洪晃没仔细交代。这电影是她跟几个好朋友一起拍的,她自己也是编剧之一,这剧拍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实在的剧本,全靠几个人现场排演。

虽然说的叫“台词”吧,却是虚实相接,真真假假。

最早,洪晃通过刘索拉认识了导演宁瀛。三个女人一拍即合,成了朋友。宁瀛问刘索拉,英文的Bitch怎么解释。刘索拉努力解释了半天都觉得不够准确,最后指着宁瀛说,“你就是Bitch,洪晃也是……当然了,我也够Bitch的。这么说吧,咱们仨就是Bitch,Bitch就是母狗。”

这三个Bitch就凑在一起,拍了一部特别Bitch的电影《无穷动》,还请来了京城名姝平燕妮与知名演员李勤勤一起参演。无穷动,取自古典音乐里的术语,大概就象征着Bitch们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的骚动劲儿。

电影要讲的故事很简单。洪晃演的妞妞,除夕早上起来发现老公突然失踪了。她从电脑里发现了许多暧昧的邮件,写邮件的人显然也认识她。于是她决定邀请身边的几个好朋友来家里吃饭,找出谁是跟老公有暧昧的那个女人。

这场鸿门宴,有点《完美陌生人》的意思,都是从一场场谈话里剖析出隐秘感情的蛛丝马迹。只是在《无穷动》里,谁是那个背叛的闺蜜其实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女人们在谈话里倾泻出来的情感与欲望。

洪晃演的妞妞,跟她自己有几分重合。史家胡同的四合院里出生长大,进过外企也做过出版人,都是老公从生活里“突然”消失,人生转了个弯儿。

背着“名门痞女”的光环,洪晃历来给人的印象都是敢说敢做,率性不羁。这部电影里,洪晃透出了一丝游离。虽然嘴上满是对艺术家男朋友的轻蔑,每每说到细节,她都会有一个停顿、喝一口酒,仿佛咂摸着什么。

如果没有曾经事无巨细的回忆,又哪来现在风轻云淡的调侃。

在导演宁瀛的回忆里,洪晃也因为这部电影跟男人下跪过。

当时,洪晃的男朋友杨小平负责电影的美术部分。他注意到有一个男化妆师跟洪晃来往很密切,吃醋了。酒醉后,杨小平声称要打洪晃,还要退出剧组。宁瀛求他,“小平你可不能走,你走了咱们这个电影怎么拍啊?缺了你不行。”

这时候,洪晃突然挤出两滴眼泪,哭丧着脸就给男朋友跪下了。“小平,亲爱的,我求求你了,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个电影就靠咱们这几个人在撑着,我给你跪下行了吧?”

事后宁瀛很欣慰,“关键时刻洪晃真帮忙。”

杨小平可能是洪晃历任伴侣中,履历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一个不出名的室内设计师,离婚后还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洪晃却给了他最高的赞美,“他真的给了我一个特别完美的生活。这种融洽,我这一辈子头一次享受,觉得特别难舍难分。”

红墙里的名门之女竟然跟一个北京胡同串子在一起了,这正符合刘索拉眼中的洪晃,“她一生下来就已经拥有许多人要奋斗一生也得不到的东西,但也使她比很多人更早地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使她会感到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那些虚浮的功名,而是真正的感情。”

刘索拉在电影里演的拉拉,也是一个艺术家,也是最后那个疯了的女人。通常她给人的印象是自由自在的跨界音乐家,也是非常特立独行的先锋派女作家。崔永元就说过,“我特别迷恋她身上那股自由劲儿。”

可是电影里的拉拉并不自由。她在电影里有段自传式的独白令人印象深刻,那是她对已逝父亲的一次倾诉。

“第一次到监狱看你,我拼命地哭,可是你一眼都没看我,你就是看我一眼说,你怎么长这么高啊?然后你就再没看我,你拼命看别处,我现在猜,是你不想让那些看守看出来你有什么感情流露,你可能觉得如果当他们面流泪,你就显得太软弱了,所以你不看我,我就拼命地稀里哗啦地哭,那是你进监狱8年之后,我才看见你的第一次。”

现实中,刘索拉的父亲的确入狱八年,给她的家庭与成长都带来了很深刻的影响。刘索拉要出国之前,跟父亲大吵了一架,父亲认为她这是背叛祖国。父亲喜欢写毛笔字,刘索拉成名后送了他一套最贵最好的毛笔。父亲却觉得她的钱来得不正当,给她写了一幅大字:“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刘索拉问,爸爸,你需要我做什么,父亲回答,“我就需要你在学校里当一个老师,老老实实的你就是一个老师。”

刘索拉没有成为老师,也没有留在父母身边。她心里始终怀着愧疚,母亲去世后的四年里,她还感觉常与母亲的灵魂对话,直到写出了歌剧《自在魂》,才终于感觉解脱。

在《无穷动》里,依稀能看见刘索拉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歇斯底里地痛哭流涕。

李勤勤是电影里唯一一个专业女演员。她年轻时候在北京友谊医院当挂号员,偶然一次试镜,成了《北京故事》的女主角。

陈凯歌与洪晃的孩子 洪晃说的是不是陈凯歌

但离婚三年后,二人偶然在机场碰面,前妻的态度和喜欢感慨的陈凯歌截然不同:“我见到你跟见到路边随便谁都一样”。

这所学校对全世界学子来说都是梦想中的顶级学府,竞争十分激烈,不是有钱就能考上,想要进去就必须靠自己努力!

16岁的年纪便有着超过1米8的身高,脑补下一双大长腿款款走来,再朝你微微一笑~啊,小妹被帅得晕倒了,要飞宇亲亲才能起来~单方面宣布,这个情人节他陪我过了!

作为导演,作品评价低自然会被黑。那么,作为一个男人,他的情史有多丰富?他在过往的感情里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被很多人称作“渣男”呢?

说到陈飞宇,这个2000年出生的小伙子可以说目前一直活跃在娱乐圈中,作为演员他也拍摄过《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我和我的祖国》等多部影视作品,但是人们最熟悉他的还是身为大导演陈凯歌的儿子。

在这部电影里面,是有七个小故事组成的,所以也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个多位导演了,当中有一个故事名字叫《白昼流行》是陈凯歌导演的,这个故事主要讲了3个人的故事,其中就有陈凯歌的儿子陈飞宇啦,可以看的出来陈导也是特别小把这个帅气的儿子捧起来的。

洪晃的亲外祖父是陈度、养外祖父是章士钊,父亲是北大教授洪君彦、母亲是主席的英文教师章含之,继父是大名鼎鼎的乔老爷。

不过离开精修图还原现场视频我们发现陈红脸上的老太还是非常明显了,尤其是眼角的皱纹有着很强的年龄感,身材也略微有些发福,不过女神气质依旧非常的优雅和老公陈凯歌同框可谓是非常的般配了。

而演她哥哥夏侯的胡军,那种粗犷的气概完全适合了,只是这个角色戏份如此至少,总觉得太大材小用。

小妹记得之前就听过,99年冬天拍《刺秦》的时候,工作人员在讨论剧本。陈红洗完澡,光着脚跑到楼下听他们讨论,正当大家讨论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陈凯歌却突然对身边的陈红说:“红红,你把袜子穿上,会感冒的。”

更有人表示羡慕他们夫妻,简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洪晃被称作“豪门痞女”,她有很多经典语录:

但第一任妻子是圈外人,并不知名,那时候的陈凯歌整天忙于工作,夫妻俩聚少离多,加上妻子身边也有别的男人纠缠,二人最后以离婚收场。

印象中,陈红的样子还停留在《水云间》的时期,那时候陈红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毕竟年纪最小的陈红也已经年过半百,大伙都过了恋爱的年纪。

她的梦想就是做演员,还曾经考上过北京电影学院。因为当时的男朋友怕李勤勤上大学以后会跟别人好,就把李勤勤送给他的一些照片交给了学校。学校看了照片就让勤勤退学了。一天大学没上成,李勤勤一手拿着入学通知书一手接过勒令退学的通知。

李勤勤在《无穷动》里演了一个几次跟老外结婚又离婚的名模琴琴,实际上这也与她的现实生活不谋而合。

电影里,琴琴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讲起了自己三次梦见已故日本前夫的事儿。

“秘书告诉我他出事后,当天晚上就做梦了。梦见他在一辆灰扑扑的卡车上,他的脸也是青灰色的。他跟我说,丽丽我要走啦。”

“还有一次,是在医院碰见他。我问他,你干嘛跑这来了?他告诉我,他不是真死了,还要过一段时间。我心里就怀疑,这个人还在吗,死啦?后来他们告诉我,一定要去日本墓地告别一下。”

“本来我跟美国老公过得也挺不开心。又有一次梦见他,我就跟他说,我还想跟你过,我错了。他就很大声地说,丽丽我死啦,你知道吗!我还说,没有吧,上次我在医院见你,你不是说你假装死,还活吗?他说,‘你就记着,我死了不能再回来了!’做完那梦以后,就觉得真的不能再想他了。”

琴琴说完这话,一行热泪无声地涌了出来。

虽是演电影,李勤勤说的这件事却是真事。她的确曾经有个日本前夫叫山根。两人离婚不久,山根就因为车祸去世了。她也曾经感慨,“如果山根没有离开这个世界,那我的故事很可能会重写。”

这戏还请了洪晃的母亲章含之来客串老管家张妈妈,戏里妞妞住的四合院,其实就是章含之的家。章含之是名门之后,与经济学教授洪君彦结婚,育有洪晃,后来又离婚,嫁给了时任外交部部长乔冠华。

谁也不曾知道,章含之心里其实一直有个演员梦。父亲曾经问她长大了想干什么,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演戏。”结果父亲听了很生气地训斥她,“你怎么这样没出息?!章家门里不能出戏子!你如果去演戏就不要进章家的门。你应当好好读书,将来我送你去留洋。这才是我希望的。”

章含之觉得很委屈,心里为什么你可以娶‘戏子’(父亲的三夫人殷德贞原来是京剧武旦出身),而不许我演戏?”但这话,她从来没说出口。

宁瀛跟洪晃来找她拍戏的时候,章妈妈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想着夙愿终于得偿。可是等到演完看了成片,却更失望。“片中老管家也许是类似《蝴蝶梦》中的那个老管家戴维斯夫人那样一个人物,阴郁之中透出干练,而我在影片中却那么木讷、呆板,好像两只手都不知往哪里放。我在看片子的时候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了,你再也不可能是个好演员了!”

一部电影,串起了几个半老女人的前半生。

洪晃也好,刘索拉也好,平燕妮也好,李勤勤也好(甚至包括章含之)。她们看起来好似是中国女人里活得最上层活得最滋润的那一群,但她们的成长经历中依然布满父权阴影,恋爱苦痛。这部电影将她们的脆弱、欲望还有空虚,都暴露无遗。

四个人啃凤爪那一场戏是最经典,女人们将凤爪拆骨扒皮又不住吮吸,看起来面目狰狞,但又非常享受。

在主流的消费主义审美里,女性总是美丽单薄而年轻的,年老的女性总是被忽略的,也不配拥有欲望。只有在宁瀛的镜头下,你真实地看到了,这些赤裸裸的被压抑的看上去还有些丑陋的,生命力。

我不由想起了刘索拉有一次著名的采访。女主持人年轻,美丽,问的问题却很无知弱智。刘索拉开始不停反问女主持。女主持也不悦,问她,“你是不是总这么尖锐,太尖锐会不容易被人接受吧。”

刘索拉说,“这是自己的事情,总有人接受你。”女主持又问,“男人们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吗?”

刘索拉忍无可忍,“你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呢?女人活着不是为了讨男人喜欢的。”“你现在年轻漂亮,但很快你就不年轻不漂亮了”“不要说,看,我漂亮,而要说,看,这事我能行。不能让男人喜欢你的漂亮,要让男人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什么。”

这也是宁瀛拍这部电影的初衷。电影要展现的,不是女人多漂亮,女人多招人爱,而仅仅是,女人是什么。洪晃说的到底是不是陈凯歌,其实也不重要了。

电影最后一幕特别好。失踪的老公死了,愧疚的拉拉疯了。洪晃与她的朋友们,走出了仄逼昏暗的四合院,走到了空旷敞亮的大街上。洪晃戴着墨镜,走得晃晃悠悠,但也十分坦然。

这大概是一个美好的希望。总有一天,女性的天空可以不再低垂,羽翼也不再稀薄。如果想飞,就自由地远走高飞。

书中部分故事引自:

《女人无穷动》 宁瀛 / 刘索拉 / 洪晃 / 章含之等著

《刘索拉:这一辈子,我怎么难怎么走》 智族GQ 2012年3月刊

《洪晃:我一直假设自己是自由的》 南方人物周刊 吴虹飞

陈凯歌与洪晃的孩子 重要吗

于是,陈凯歌默默地拿了一双拖鞋,弯着腰、蹲在地上给她穿上。

结婚,是外人评价她第一个不明智的选择;生子隐退是第二个,转战幕后,是第三个。

陈红不紧不慢地出演一些琼瑶剧,美则美矣,但总觉得她心不在此。

1978年9月16日,这一天被《电影手册》评为20世纪电影史上一百个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她不要众人口中一句惊艳,她要陪爱人构造只属于他们的生活。

洪晃也曾说:“我从来没有尝过嫉妒是什么滋味,陈凯歌让我知道嫉妒是什么感觉”。

身为著名导演陈凯歌和著名演员陈红的儿子,陈飞宇小时候常常去爸爸妈妈的片场探班,可以说是片场上长大的孩子。

《妖猫传》这部戏中非常出彩的“妖猫”张雨绮,也是制片人陈红举荐的。

节目中,陈凯歌行动的每一步,陈红都了然于胸。

陈红简直就是年轻时候大家的偶像,颜值也是非常的高,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散发着魅力的,在那个没有美颜没有滤镜的真实的年代,陈红的颜值还是数得着的,如今的陈红年纪大了,也是在家相夫教子,与陈凯歌结婚之后,有了两个儿子,也是比较的令人羡慕的,丈夫热爱自己的家庭,工作也是很敬业。

“极度悲伤,难过,肠子被灰洗过了,因为他曾经多次跟我说,嫁给我吧,跟我过吧!他说得那么诚恳,执着,那么真切,就是迟迟不提结婚的事。”

而且与洪晃相比,倪萍更是受害者:她和陈凯歌同居多年,却没有任何名分,但仍一心扑在陈凯歌身上。

但也有人说道,在一片羡慕中,有谁还记得住陈红年轻时上位的黑历史。的确,坊间一直传闻,陈红当年挤走了和陈凯歌相恋多年的倪萍。

“极度悲伤,难过,肠子被灰洗过了,因为他曾经多次跟我说,嫁给我吧,跟我过吧!他说得那么诚恳,执着,那么真切,就是迟迟不提结婚的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bcidsports.com 嘉华阅读网 版权所有